曾荣斜了这个二哥一眼,这个二哥根本不是读书的料,可他从小被父兄灌输了一定要为家族争光的思想,一门心思想要出人头地,再加上在书院待了几年,别的没学会,偏学会了一股酸腐气,看不起农民,自视高人一等,家里的农活是能推就推,上一世听说勉强过了县试,连个府试也过不了,最后还是徐靖出面帮他在府城找了份抄抄写写的差事。

  其实,依曾荣的本意,她根本不想管老家的这些烂事破事,可徐靖心善,也爱屋及乌,说他们终归是她的家人,养育了她一场,在他能力范围内能拉扯就拉扯一下,这样的话,也省得将来她因为子欲养而亲不待来后悔。

  可恨的是,就这么一个善良的人,最后竟然没有没得善终。

  想到这,曾荣胸口闪过一阵钻心的疼,眼前一黑,身子也软软地倒了下来。

  曾华离得近,可惜,她没有力气抱动曾荣,因而曾荣很快瘫倒在地,曾富祥跑进来把她抱起来放到了床上,刚要松手离开,忽然意识到不对劲了,“糟了,阿荣发热了,身子滚烫的。”

  “先别杵着,赶紧去找个大夫来。”曾有庆发话了。

  “家里哪有请大夫的钱?”田水兰拍手说道。

  曾呈春听了这话苦着一张脸对曾有庆说道:“三叔,你借我几个子,等夏收了还你。”

  曾有庆一听也为难,说是借,可这钱还起来肯定是遥遥无期,先不说夏收还有好几个月,也不说今年年景如何,就算是丰收,可这一家子也没有多余的粮食去卖,更别说,这家还有一个即将生产的孕妇和一个欠了好几个月学费的阿贵,这钱借出去了,能还回来才怪呢!

  再说了,他只是三叔,呈春还有两个亲弟弟呢,要借,也该先轮到他们才是。

  可人命关天,曾有庆还真说不出不借的话来,思忖了一下,他有了主意,“我家也不富裕,这样吧,我只能挪出二十个大子来,未必够,不如你去找大夏和大秋再挪借几个?”

  “也好。”曾呈春点点头。

  说完,曾呈春命大儿子去找他二叔三叔,谁知没一会,曾富祥就转身回来了,身后还带着一个年轻大小伙子。

  原来,欧阳思回书院换上衣裳后,才发现自己唯一的这件棉袍还在曾荣身上,联想到曾荣方才的脉象,他担心这小姑娘未必能这么快清醒过来,即便清醒过来,肯定也得大病一场,毕竟是在冷水了浸了这么长时间,要是调理不及时的话,兴许还会影响到她将来的生育呢。

  于是,他借着取回棉袍的机会上门了。

  “这不欧阳先生么?”曾呈春认出了对方。

  “先生,您是不是来找我的?”曾贵祥上前几步问道。

  “今儿就是他救的阿荣。”曾有庆替欧阳思说话了。

  “曾叔叔,晚辈略通一点医理,是来看看曾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庆荣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离凰只为原作者千年书一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年书一桐并收藏庆荣华最新章节